开关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开关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荡妇笔记09-【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5:38:49 阅读: 来源:开关套厂家

第九章

早上,被丹丹轻哼吵醒,我以为丹丹做春梦来着,结果看到许辉正在操丹丹,

动作幅度还蛮大的。哎,许辉的体力够可以的,昨晚都硬不起来了,睡了一夜居

然就能恢复。大家都醒了,或躺或趴地看他俩,丹丹干脆把盖在两人身上的薄被

扔到地上,露出侧躺着的两个光溜溜的身体。二姐说这样还是不容易看到,让许

辉骑到上面,正说着呢,许辉射了。

丹丹兴奋地说你们知道不?我是被许辉干醒的!醒来的时候许辉的鸡巴已经

在里边了。哎,我觉得丹丹没救了,被干醒那么高兴。她可是有男朋友的呐,虽

然两个人一直不冷不热的,但任是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女朋友光溜溜地跟别的男人

睡觉不说,早上还「高高兴兴地被干醒」吧,这绿色的大帽子简直是超豪华版的。

而且,这还不算完,大家在聊天,许辉射过一发的鸡巴还硬着,丹丹就扶着

许辉的鸡巴插在自己的阴道里,也不活动,就这么插着,然后拉着许辉的手按在

自己的一个乳房上,两人以合体的状态和大家一起聊天。大姐一点也不介意,嗯,

希望丹丹的男友也不要介意哦。

聊天的重磅话题是林小晗童鞋昨天居然把男生尿尿的东西含到了嘴里。哎,

不聊这个好么?你们就没注意到二姐昨天其实是被轮奸来着?聊聊轮奸多好?把

晓祥的鸡巴含到嘴里也许是个错误的决定,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很下贱,一会该

上班了,该怎么面对晓祥呢?

我觉得我一直是晓祥的小公主来着,或者说,晓祥一直让我觉得我是他的小

公主来着。晓祥很宠我,我可以随便欺负他,有点高高在上的感觉。可是,小公

主昨天像母狗一样把他尿尿的鸡巴含到了嘴里,现在我还是小公主吗?要变女奴

了吧?哎,我想耍无赖不去上班。但这显然是没有用的,躲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

五,再说今天那些胶卷应该冲出来了吧,我还想看看效果呢。

到了706,晓祥挺正常的,但是赵哥一脸的坏笑,莫非晓祥告诉赵哥了?

这个大喇叭!我想看看晓祥是不是嫌我脏,于是凑过去吻他。嗯,晓祥的舌

头进到我的嘴里了,和我搅在一起,挺正常的。然后我又去吻赵哥,哎,赵哥你

别躲啊,你给我回来!这个死晓祥,肯定是告诉赵哥了。我觉得好丢人,又有点

小生气,一上午没怎么理睬晓祥,晓祥一脸的问号。

中午吃饭时,晓祥揽我的肩,我没躲。其实我也不算生晓祥的气,毕竟含上

他的鸡巴是我主动的,又没谁逼我,算是咎由自取吧。至于赵哥,哎,告诉他也

没什么大不了,反正赵哥早晚也会知道的,话说我的糗态赵哥也看过不少了,不

差这一项。

然后我又觉得不该生气给晓祥看,好像蛮对不起他的,于是我补偿性地用胳

膊揽着他的腰,一付小鸟依人的样子,晓祥又是一脸的问号。嗯,女孩的心思你

别猜。

吃饭时挺正常的,男生女生都是光着的。我上午赌气没脱衣服,这会也脱光

了,还顺带扒光了晓祥,大家边吃边聊好不热闹。饭后,女生们帮吴婶收拾了茶

几,然后小兔很乖巧地坐在小李旁边,还不嫌热地拉着小李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

嗯,这样就是在小李的怀里了。话说你俩现在到底什么关系嘛,这么暧昧。

小李的鸡巴立着,小兔一边和我们说话一边很没心地用手套弄了几下小李的

鸡巴。我以为小兔要给小李打出来呢,却没想小兔一弯腰,低头把小李的鸡巴含

进了嘴里。

小兔肯定是在学我!我要爆发了!晓祥太喇叭了,居然连710都知道了!

什么时候说的嘛,昨天晓祥没回来,莫非今早特意过去说的?这算什么嘛,

占有我了吗?还是征服我了?用得着特意去说一下吗?我怒气冲冲地看向旁边的

晓祥,晓祥本来一脸惊讶地看着小兔,然后看到了我的怒脸,又是一脸的问号。

小李显然没受过这个,话说昨天把鸡巴干进心仪小女生的阴道已经够刺激的

了,今天居然插人家嘴里了?不过小李的鸡巴又粗又长,算起来也就是龟头进到

了小兔的嘴里而已,但即便如此足够让小李爽上天了。小兔其实一共也没套弄几

下,小李就要射了。他怕射进小兔嘴里,于是用两只手像托篮球一样托着小兔的

脑袋想要小兔让开。小兔当然知道了,但是这丫头居然拧着不离开,结果一股精

液不受控制地喷射而出。整个过程其实我们都没看到,只看到小兔的脑袋不动了,

然后小兔就开始咳嗽。嗯,小丫头被精液呛到了。

小兔呛得很厉害,连鼻孔都喷出了精液。大家都看得出来那是精液而不是鼻

涕。H姐彻底被惊呆了,连连说:用嘴也行?用嘴?H姐没看过口交,连动作片

里的口交都没看过。哎,H姐太纯洁了。同样纯洁的还有小齐,复读机一样地不

停地说「我操」,根本停不下来。然后我就想到,既然H姐不知道可以用嘴,那

至少说明晓祥没在710说过我口交的事,冤枉晓祥了。我又抱上了晓祥,嗯,

我不去看他的表情了,不用猜也知道是什么样。

也许晓祥和赵哥说过,所以也不算太冤枉他。不过赵哥没关系,知道就知道

吧,没什么大不了,而且,我想了想,有小兔开了先河,在710也没什么保密

的必要。

回到706,我脑海里都是小兔鼻子下面鼻涕一样挂着精液的样子。小兔没

从嘴里吐出什么来,鼻子里出来的也不多,那么,小兔应该是把小李的精液给咽

了。小兔太敢了。

晓祥坐在沙发上和赵哥说话,两个人都是光着的。晓祥的鸡巴半软地斜立着,

赵哥的彻底倒了下来。话说两个男人硬着鸡巴聊天一定是个挺带感的画面,可惜

不容易看到。我故意坐在晓祥面前的地板上,和昨天基本差不多,乳房顶着晓祥

的膝盖,嗯,晓祥应该有感觉,那东西又硬了。这次没有丹丹的小手碍事了,我

仔细端详着晓祥的鸡巴。白白净净的那么一根,看起来一点也不讨厌。

一个念头飞进了我的思绪:晓祥到底嫌弃不嫌弃我呐?早上我和晓祥接吻可

是没什么问题,不过那是昨天口交的,并且也只有一下而已,回学校必然是要洗

漱的,还有吃饭,到第二天的时候,嘴巴里肯定是干净的。那么现在我要是吞点

什么呢?然后他肯不肯和我接吻?

我很没心地把嘴巴再次套上了晓祥的鸡巴。

我打赌我这个时候大脑顶多还有一半在思考,也许连一半都不到,而且思考

的还是注意不要像小兔那样被精液呛到的问题。不得不说,小兔的当众口交给了

我莫大的鼓励,怪不得H姐她俩之前总是看着我来着。

赵哥像是被电到了一样一跃而起。他起身时我看了他一眼,我跪在晓祥的面

前,晓祥的龟头已经完全湮没在我的嘴里了,我含着一个男人的鸡巴看了一眼赵

哥,画面一定很刺激。

看样子晓祥也没告诉赵哥,晓祥不是大喇叭,彻底冤枉他了。

我开始上下活动脑袋,我觉得这一次应该算是我的第一次口交。脑袋上下活

动的幅度并不大,口腔里其实只有短短的一个距离可供活动。不过脑袋这么动很

容易头晕的,并且说实话有点累人。我觉得女生给男生口交应该只是让男生获得

征服欲吧,男生未必有多爽。我记得赵哥说女人的阴道比较紧的才算上品,而口

腔里其实是挺大的一个空间,绝对不会让男人有什么「紧」的感觉,如果用舌头

去压鸡巴,那还得注意不能让牙齿碰到鸡巴。如果非要「紧」,那故意箍紧的

「O」型的嘴唇大概会有点效果,但也只是门口而已。

晓祥要是知道那个裹着他的鸡巴上下活动的脑袋里想的是这么理性的问题不

知会不会当场阳痿。现在晓祥用两只手按住我的脑袋,哎,干嘛按住我?我

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晓祥要射了。我还在考虑等你射的时候要不要把脑袋挪开

呢,怎么按住我的脑袋了?小兔的示范作用对晓祥也很有效呐。

「射进嘴里」这个事我不算多么有准备,虽然上次我其实算是尝过精液的味

道了。但是现在我没什么选择,脑袋被晓祥按住了,我现在大概可以选择的也就

是被呛到和不被呛到。我把舌头尽量贴在晓祥的鸡巴上,那是鸡巴的下面部分,

那有一个「血管」,用舌头能感觉得到。

晓祥射了。那「血管」是输精管吗?我记得好像输精管在阴茎里边吧?不管

是什么,晓祥的鸡巴在发射的时候,舌头能清晰的感觉到那「血管」在动,似乎

有东西在里边流过。这时晓祥的鸡巴大半截都在我嘴里,龟头应该是很靠近喉咙

吧,射出的精液我觉得稍一控制就能吞到肚子里。不过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咽下去

呢,并且把舌根的精液「运」到舌头上也不是很难。

我吐出了晓祥的鸡巴,那东西沾着我的唾液,显得油亮油亮。我闭着嘴,现

在我舌头上有一发晓祥的精液,没什么味道,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味道,我觉得是

一种淡淡的糯米味。我是吐出来还是咽下去?赵哥要看,我就傻乎乎地张嘴给他

看,结果赵哥伸手在我下巴上一提,我不由自主地就咽了下去,咽了以后还不受

控制地打了个蠢蠢的嗝。

我没顾得上收拾赵哥,这时我想到了一个问题。

现在我要是主动吻晓祥,他躲了该怎么办?

如果他躲了,那他是嫌弃我还是嫌弃我的嘴里的他的精液?平心而论,如果

晓祥嘴里沾上了我的淫水,我也会拒绝和晓祥接吻的,我干嘛要试他?

我到厕所里漱了口,然后回来面朝晓祥跨坐在他腿上。我想吻他来着,结果

我刚坐下来,晓祥就吻上了我。嗯,很醉人的一个吻,好满足。

吻过以后,晓祥刮了我的鼻子一下。哎,这算什么意思?

这一天只顾着口交和各种假生气了,我居然把赚大钱的拍照给忘了。现在我

想起来了,晓祥今天不是应该选照片的吗?这个死人头居然给忘了!连冲都没冲!

还把胶卷忘在家里!我必须生气一下以示不满,嗯,还是算了吧,今天够折

腾他了。

我让晓祥马上回家冲胶卷。晓祥光着屁股走出了706,我这才想起来中午

是我把他给扒光的,而且我和赵哥的衣服也在710,晚上再去穿吧,无所谓了。

晓祥走了,剩我和赵哥。该算算刚才的帐了,哼哼。

赵哥一把抱住了我,说小晗你真是个又漂亮又聪明的小女孩。说着还在我脸

上亲了一下。嗯,废话,我当然又聪明又漂亮啦,不过赵哥你这是哪一出啊,怕

我收拾你也不用这样吧。你说我「小女孩」来着,这马屁拍得不错,将功折罪我

就不收拾你了,这行了吧!现在可以放我下来了吗?放我下来!

敢情我刚才想试晓祥又没试的全过程赵哥都看出来了。赵哥你怎么知道我是

这么想的?太了解我了吧。

时间还早,我想看看赵哥的鸡巴为什么会那么黑。我让赵哥坐上沙发,自己

还是坐在地板上,跟对晓祥的姿势一样。赵哥的鸡巴很自觉地立起来了。赵哥你

别多想,我只是看看而已啊,你立起来是什么意思?

赵哥立起来是因为我的一只乳房夹在他的两个膝盖中间,温软温软的肉肉让

他有了反应,而我以为赵哥是在等着我给他口交。我觉得给晓祥口交了一次而没

给赵哥来一发好像有点偏心眼,短暂的纠结之后我把赵哥的鸡巴也含进了嘴里。

赵哥的鸡巴黑黑的有点恶心,不过以目前看过的5支鸡巴来看,好像黑的比

较多,总不能把黑的一概拒绝吧,至少许辉的鸡巴我不应该拒绝。不知道为什么,

我觉得好像给许辉口交是我的某种义务似的,而赵哥好像比许辉还亲近些,有什

么理由接纳许辉而拒绝赵哥?如此来看,给赵哥来一发也成了义务。

不过我让赵哥去洗一洗。赵哥难得的听话,不过洗得也太快了吧。

舌头贴上赵哥鸡巴的第一秒钟还有点恶心,然后就不恶心了。第一次看到赵

哥裸体的时候,赵哥的鸡巴就是在女生的嘴里,我还惊奇怎么会把尿尿的东西放

在嘴里,现在那个女生是我了。对了,我记得当时的惊鸿一瞥,乔乔的脸几乎贴

在赵哥的肚皮上,这完全不合乎道理嘛,那么长那么大的一个鸡巴去哪了?嘴里

完全放不下嘛!莫非上次看错了?或者赵哥那天突然阳痿了?

我给赵哥做活塞运动很慢的,后来我想试试到底能不能把整支鸡巴含到嘴里,

我的目标是让嘴唇碰到赵哥的蛋蛋,结果还差好长一截呢,赵哥的龟头就顶到了

我的嗓子眼。再往里一毫米我大概就会干呕起来,我觉得没人能做到这一点,那

天看乔乔肯定是看错了。

我吐出赵哥的鸡巴休息一会,这时我很奇怪地想到如果发现吐出来的鸡巴变

白了我就尖叫着去漱口。还好还好,感觉比刚才还黑些。然后我再次含了进去。

我坏坏地用舌尖在赵哥鸡巴下面的「血管」上撩动,男生这样好像很爽的。

没撩几下赵哥就要射了。我把赵哥的龟头贴在我嘴唇上,并且抬高舌根,精液很

有力地射在了我的舌头上。

我忽然想到刚才赵哥提我下巴来着,让我毫无准备地咽下一发精液。现在该

报复一下了。赵哥总说我是「贝齿朱唇」来着,今天让你尝尝老娘「贝齿」的威

力。我用门牙轻轻咬了赵哥的龟头一下,轻轻的。

赵哥吓得一下就软了。哈!这么搞笑,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忘了嘴里还有

赵哥的精液呢,结果只笑了一下就被精液呛到了,一部分进了嗓子,另一部分从

鼻子里喷了出来,跟小兔一模一样。嗯,赵哥笑得像个傻子一样。

我要去漱口,赵哥抱着我不让,我嘴里都是他的精液哎,就算是咽下了也还

有残余嘛。对了,赵哥的精液没有糯米味,倒是点果香。我问赵哥最近是不是没

少吃水果,赵哥惊奇地说你怎么知道。哎,我觉得我被恶心到了。进了赵哥嘴里

的水果,大概有那么一些细胞,在赵哥身体里转了一圈后现在进到我的嘴里了。

话说精液算不算排泄物?我又想去漱口,赵哥还是抱着我不放,我没辙了,

恶心死我算了。

我坐在赵哥怀里问他,上午我和你接吻干嘛要躲。赵哥说你刚和晓祥亲过嘛,

然后又来亲我,你嘴里有晓祥的口水,岂不是让我和晓祥间接接吻一次?这什么

换算逻辑,接吻还有间接的。我抽冷子突然吻了赵哥一下,舌头都进到他嘴里了,

哼,让他尝尝自己精液的味道,这算间接给自己口交吧,真是有够变态的。赵哥

中毒一样去漱口,哈哈。

没了赵哥的「绑架」,现在我也可以漱口了。不过现在我不想了,就这样吧。

我咂咂嘴,忽然觉得自己好变态。

说到变态,我又想到吴总。自那次大便给他看以后又给他看过一次尿尿。说

实话我觉得尿还不算太恶心,尤其是现在嘴里还有着出自同一个地方的「排泄物」

的时候。话说有日子没见过吴总了,不知道我考试那几天他来了没有,如果

没来的话那可有得瞧了,710发生性事了哎,H姐挨操的时候会避着吴总么?

这时电梯门开了,吴总走了出来。

吴总是不是被我召唤出来的?怎么刚一想到你,你就冒出来了?

吴总冲我挤眉弄眼,样子好傻。这是「晚上有秘密活动」的信号,今天什么

日子啊?我觉得今天够可以的了,被人在嘴里射了两发,我其实还盘算着晚上给

许辉来一发呢,算是满足一下许辉「占有」我的愿望吧,我实在没什么好给他

「占有」的。结果吴总就冒了出来。我说不好对吴总的恶心游戏是个什么心态,

挺恶心,但又挺刺激的,现在来说,刺激的感觉好像更大一些。好吧,晚上留下

吧,看看吴总有什么花样。

快下班时,我支走了赵哥。然后去710装模作样地穿衣服。我的内裤被小

张踩在了脚底,这笨蛋完全没反应过来他脚下踩的「软软的一个东西」是我的内

裤。内裤已经脏了,虽不至于报废但不洗一洗是没法穿到身上的。我今天偏偏穿

的还是短裙,我之前穿衣很保守的,裙子也没有这么短的,这次算是清凉一把,

特意买了个短裙,结果昨天穿了一天,今天就出事了。

看来今天要真空回学校了,蛮刺激的。

我光着屁股穿上了短裙。小张还说:就这么穿啊?废话,不这么穿怎么穿?

你的内裤借给我穿吗?哎老张,我随口一说,你别当真。

穿上短裙我又想到一会还得回到这个房间,还得脱衣服,那现在穿衣服就显

得很麻烦了。我拎着小衫和胸罩和他们告别,后来小齐说我只穿着短裙走出去的

样子很唯美。

关上706的门,我假装下班离开了。然后竖着耳朵等小张他们下班。小张

他们下班的声音很吵的,每个人的声音我都听得出来。当电梯门关了上,我就脱

掉短裙溜到了710。

吴总已经是光着的了,一丝不挂。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到吴总的裸体,他的

身体至少不像他的脸那么显老。我站在门口,忽然有一种奸夫淫妇见面的感觉。

今天我被人「干」了两发。这算不算轮奸?好复杂的问题,我不去想了,不

过现在我处于一种兴奋的状态。我像小流氓一样坐在吴总的旁边,还伸手搭着他

的肩,吴总的龟头油亮油亮的。如果吴总要我给他口交我要不要答应呢?自从上

次吴总舔过我刚刚喷发完毕的屁眼之后我就一直觉得吴总有点脏,如果吴总要和

我接吻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拒绝的。但鸡巴好像还没发生过什么恶劣行径吧,感

觉上好像比吴总的嘴巴干净一些。

吴总根本不知道我口交的事,吴总要我尿尿。

我以为又是要看我尿尿呢,我没注意到吴总没说「看」。

两人进到厕所,我面朝着厕所门蹲了下来。但是吴总扶着我的胳膊让我站起

来。好吧,站着尿,没问题。你们知道好多女生对于站着尿尿都是很有情怀的吗?

有的女生洗澡时就是没尿也要硬挤出来一些,以免错过了站着尿尿的大好机

会。

我打算扒开小穴尿尿,这样基本可以避免尿水沾到腿上。不过这样可以尿得

很远,喷到厕所外面都不在话下。话说这种尿法跟男生没什么两样,只是不太容

易控制方向而已。我当然不会喷到厕所外面了,于是我转身对着墙,嗯,两条腿

肯定要遭殃了。

吴总又按着我的肩膀让我转过来,还是脸朝着门。然后这家伙很突然地跪在

我面前,吓了我一跳。

第一秒钟我觉得吴总大概是要向我求爱吧,如果是求爱的话那肯定是最惨烈

的一次了,话说我一下午都没尿尿,现在水压挺高的。不过我还不算太蠢,第二

秒我就想到了,这家伙要我尿到他身上,我觉得这个猜测更合理。这时吴总说话

了:小晗,能不能尿我身上?

这个变态!

吴总虽然是个小老板,但平时的言谈举止很有些精英范的,比H姐还有气场。

然而现在吴总几乎成了我的马桶。吴总再次刷新了我对「变态」二字的认知。

现在吴总跪在我面前,如果我这时候尿出来,目测应该能喷到他脖子或者胸上,

那顺流而下的尿们,岂不是要沾满他全身?刚才我还觉得吴总的鸡巴比嘴巴干净

来着,那尿过以后,有沾过大便的历史的嘴巴和沾过尿的鸡巴哪个更恶心一些?

如果这事发生在考试以前,我觉得我可能会拒绝。但是这几天我过得太变态

了,嘴里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源自赵哥的水果味,而且我觉得好像连糯米味都能

感觉得到。好吧,我觉得这好像也不算什么,反正过一会浑身沾着尿的是吴总,

我以后不许他抱我就是了。其实仔细想想,吴总好像以前也没抱过我。

我叉开腿,准备开闸。然后我很机智地想到一会吴总怎么回家啊,710没

有淋浴设备。于是我跟吴总说咱们去706吧,完事可以洗澡。

706的淋浴间很小,两个人靠得很近,我开闸了。尿水喷到吴总的脖子靠

下一些的地方,反溅回来的尿都沾到了我的腿上。尿还不算太恶心,再说一会可

以洗澡,没关系。我正这么想着,跪着的吴总坐了下来。跪坐的姿势让吴总一下

矮了一截,正在喷射的尿水落在了吴总的脸上。我以为吴总是跪累了才坐下来了,

但吴总一脸很享受的表情,并且一只手在上下套弄着自己的鸡巴。

说实话这一幕虽然变态至极,但也让人兴奋得不行。我觉得我几乎要高潮了,

一个人居然可以对另一个人凌辱到这种程度!我控制着尿水喷向吴总的头顶,吴

总很有默契地配合着我。

尿完了,淋浴间里全是臊味,我的臊味。吴总还跪坐在那里套弄,男生手淫

都很用力的,不过手法好像各不相同。我也忍不住自慰起来,话说还没有哪个男

生在这种角度看过我自慰。

吴总射了,喷射出来的精液直飞向我的小穴。我也到了高潮,小穴被我揉得

水淋淋的,这时洞口应该是开着的,小阴唇肯定在外面。那团白色的东西就这么

飞来了,要是飞进阴道那就太惨了。不过还好,精液沾在我大腿上,不过距离洞

口已经不远了。

居然同时到了顶点,太有默契了吧。不过这算不算被吴总干了一次?我从兴

奋中清醒了,哎,忽然感觉自己好变态,该打开花洒冲洗一番了。我的情况还好,

只是腿上沾到一些尿而已,不过脚丫已经没法看了。吴总更没法看了,这家伙浑

身是尿,现在看样子也清醒了。嗯,居高临下地看着水淋淋的吴总,忽然心中充

满了征服的欲望。

吴总忽然起身抱住了我。

我记得刚才我好像决定以后不许吴总抱我来着。但吴总动作蛮快的,一瞬间,

我已经在吴总怀里了。好吧,这会我有点害怕了,吴总会不会强奸我?我又刺激

又害怕,还有那么一点恶心。不过既然已经抱上了,那就抱抱吧,我侧着脸以防

止吴总突然吻上来。同时偷偷用手捂着小穴。我想看看吴总硬没硬,不过这种角

度看不到的,我也不敢用手抓抓看,我觉得抓上去的话可能不硬也会变硬的。经

验上讲,男生好像射过第一发之后都是硬着的,所以估计吴总现在也硬着吧。

吴总没有要吻我的意思,好像也没想要强奸我,就是这么抱着我。一团软软

的东西顶在我的小腹,哎,那应该是鸡巴,吴总没硬。好吧,没有作案工具我就

不怎么害怕了,我甚至张开双臂抱上了他,吴总身上的尿沾了我一身,感觉好刺

激。对了,之前我很想仔细看看软下来的鸡巴的,不过现在吴总的这个好像不怎

么合适。

我说洗一洗吧,再不洗怕是要腌入味了。

先打开花洒把身上的尿冲干净,然后打沐浴露。之前我觉得吴总可能只是把

我当作一个小女孩,既谈不上喜欢也没有什么欲望,之所以要看我大便可能是因

为小女孩比较好骗吧。但今天我发现吴总对我还是蛮有欲望的,他执意要给我打

沐浴露,当我全身都是泡沫的时候他用手来来回回地摸。我被不少男人摸过了,

但像吴总这种摸法我还是第一次,嗯,不仅无一处死角,而且还充满了情欲。

摸到屁股沟的时候他问我「有没有?」,吴总哎,麻烦你动动脑子好不?就

是有也不能在这拉吧?会臭死的,再说怎么收拾嘛,还有以后淋浴间还能用么?

吴总反复地摸过我的屁股沟,后来干脆就只摸我的屁股沟。变态,那么大的

奶子你不摸,偏要摸这里。

吴总把一截手指插进了我的屁眼。我全身一震。

沐浴露还没冲掉,大概能起到一点润滑作用吧,那截手指插进来时一点也不

费力。我可以阻止吴总的,我觉得只要我说「不行」他就肯定会停下来,但是我

没有说。

上次我试过插自己的屁眼了,小心翼翼的。因为太小心了,所以只插进一个

指节我就不敢再往里了。吴总不会这么小心的,我觉得我变态到一定份上了,我

想迎合着吴总让他插我的屁眼。

吴总还是挺小心的,插得很慢。其实这已经超过了我上次插屁眼的感受,但

我这次可以细细体会这种涨乎乎的感觉了,说实话一点也不疼,只是有点涨。上

次觉得疼可能是被吓的。

一根手指完完整整地插进了我的屁眼,中指。

然后拔出,再插进来,这次快得多。从感觉上讲,我觉得现在我的屁眼是一

个大洞,那根手指已经贯穿了我的全身。我没注意到吴总另一只手按着我的一只

乳房,那姿势像是「拿」着我一样,而我半弯着腰,如果不是脑袋顶在淋浴间的

玻璃墙上,可能弯的角度会更大,我在配合吴总侵入我的直肠。

被侵入直肠其实没什么快感,兴奋的感觉其实是来自「被凌辱」和「被侵入」,

跟口交一样。

吴总又硬了。鸡巴比手指粗得多,我现在还有理智,我觉得要是吴总用鸡巴

插进我的屁眼大概会肛裂吧。我用手抓住了吴总的鸡巴,给他套弄。两个人呈现

出好奇怪的一种姿势,我究竟算不算是被操了?

吴总射了,射在我腿上,不多的白色精液跟沐浴露混在一起。这时沐浴露几

乎要干在身上了,所以腿上的精液特别显眼。

快冲洗吧,再不冲洗吴总可能会被我累死的。

最后吴总又要给我擦干。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吴总这么会占便宜?老狐狸太能

装了。

吴总看着我光着屁股穿上短裙,惊讶地说:哎?就这么走?废话,刚才和小

张对话时你想什么去了!吴总还要送我,我说千万别,这样一个中年大叔和我一

起出现在校园附近不知道会传出什么流言蜚语呐。

走出大楼时还好。和吴总分手以后我忽然就来了感觉。只是没穿内裤而已,

短裙也不至于让我走光,至少走路的姿势是不会走光的。但我就是有一种全裸走

在街上的感觉。那么小的一块小布布,有它和没它的感觉竟然是如此的不同。微

风吹过,我觉得有风吹进阴道里去了。我几乎又要高潮了。

在大街上,以走路的姿势,高潮。好刺激!

好吧,至少还没到顶点,但我走路的姿势肯定挺怪异的。

我所处的位置,是城市的边缘,商业区不怎么行但居民挺多的。下班的时候,

大家从市中心的地带坐车回家,这个时间刚好是快要到家的时候,所以公交车上

的人蛮多的。不能坐公交车,要是遇到咸猪手一下摸到个光屁股,岂不是太得意

了。再说,两站地而已,不算远。

我决定走路回去。以一种半高潮的状态走回学校,挺刺激的。路上行人不多,

这里毕竟是当商业区规划的。可是,人越少越有一种想把衣服全脱光的冲动。每

次和行人迎面而过的时候我都想忽然把裙子掀起来,那场面估计和精神病发作没

什么两样吧。最后迎面遇到一个大叔,我几乎真的就这么做了。我是个变态,这

一点毫无疑问。

不过还好,我没敢,因为我忽然发现我后面不远处还有一个行人,和我同向

而行,真要是掀了裙子,不被跟踪到学校才怪。

到了学校,遇到一个同学,说了几句话,嗯,然后就把没穿内裤的事给忘了,

我不仅是变态,可能脑子还有病。

我以为今天的事就算到此为止了。但没想到真正的高潮是在晚上。

前面说过,我是打算给许辉口交来着。不过我觉得上下晃动脑袋很晕的,然

后二姐就给我安排了一个跪在许辉面前姿势。

跪着。刚才吴总还跪在我面前来着。

我还记得入学时第一次看到许辉的样子。那是第一次全班同学坐在一起,许

辉就在我旁边,很阳光地跟我说:嗨,我叫许辉。如果那时候我能预知未来,我

会说,嗨,我叫林小晗,三年后我会全身赤裸地跪在你面前,像性奴一样给你口

交。

许辉的鸡巴是黑的,而且,这里没条件像赵哥那样洗干净。其实能洗干净的,

虽然到水房不方便,但打盆水回来还是可以的。但是经过傍晚和吴总的尿尿游戏,

我的神经已经粗如钢筋了。

我的嘴巴迎来了今天的第三支鸡巴,咸的。精液是没有味道的,何况许辉现

在还没射,我立刻意识到那咸味是什么了。男生尿完尿只是甩甩,不像女生用手

纸擦干净。许辉也许不久前刚尿完尿,而且应该也没很认真地甩啊甩。

所以那咸味是尿。

我居然一点也觉得恶心。我好变态。平时矜持自重的林小晗,被很多男生喜

欢的林小晗,现在全身赤裸地跪在同班男生的面前,嘴里含着对方的鸡巴,并且

舌头上还沾着对方的尿。

被凌辱会带来快感的。凌辱得越是过分就越刺激。白天两次口交积累的兴奋

感觉、凌辱吴总的快感、被吴总侵入屁眼以及在大街上高潮的经历,被嘴里的尿

味彻底引发了。我一边给许辉口交,一边疯狂的自慰。

许辉还挺有仪式感的,他觉得这算是「占有」我的仪式。他没想到这「仪式」

充满了味道,而且我兴奋得浑身发抖。许辉也兴奋得不行,他只在动作片里

看过口交,从没想过有机会来一发真正的口交,而且对象还是他一直很关注的我。

前面说过,许辉对我好像有些特别,我觉得这是「越得不到什么就越关注什么」

导致的,但后来许辉真正的操过我以后还是对我有些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惯性

思维。

许辉射了。拔出鸡巴,在他的鸡巴和我的嘴之间居然拉出了一条「丝」,一

条混合着他的精液和我的唾液的,或许还有一些尿的「丝」。

我像个荡妇一样跪在地上,晓祥拔出鸡巴以后我干脆跪坐下来,屁股压在脚

后跟上。大腿是分开的,这是刚才为了调整高度来着,也方便我自慰。许辉这次

算是正式看到我自慰的样子了,我揉搓小穴的动作很剧烈,并且全身都在颤动,

那样子一定很色情,我觉得很糗,但是越糗就越刺激。寝室的姐妹也没看过这种

程度的自慰,而且还是跪在地上。

我高潮了,小穴的淫水几乎是喷出来的,像尿一样。许辉后来还问我当时是

不是失禁了。然后我干脆躺在了地上,神似跟电影里女人被「糟蹋」之后的样子。

嗯,我以前自慰从来没达到过这种程度,好爽。

一天的各种欲火在这一刻彻底发泄了出来。

我觉得好舒服。然而二姐她们不淡定了,嗯,被我点着了,不怪我哦,跪着

的姿势又不是我的主意。

二姐给许辉口交了一次,跪着的,而且还抱着许辉的大屁股,手指都插进了

许辉的屁缝里,嗯,我看到了许辉的屁眼。二姐死不承认以前给别人口交过,但

看二姐的姿势很熟练的样子,抵赖是没有用滴。丹丹和大姐拒不肯给许辉口交,

丹丹还说,那么多逼,操哪个不行,你偏要插到嘴里,你们这些变态变态的。

不过丹丹和大姐也刺激得不行,后来两人妥协,分别亲了许辉的鸡巴一下,

而且没碰到龟头。然后被许辉插进了小穴。那天许辉射了四发,最后射大姐时完

全是干射,没精液。大姐忧心忡忡地担心把许辉累死,半夜还要看看许辉喘气不。

泄了火之后觉得天气都不那么热了。嗯,该想想正事了,我那个发大财的买

卖怎么样了?晓祥这笨蛋怎么这么不当回事啊!明天一定要好好选照片,一定!

事实证明最大的笨蛋是我而不是晓祥。话说晓祥嘴里的「不专业的优势」是

他逗我来着,我居然还当了真。我真傻,不专业如果算优势的话,那岂不是谁都

有这个优势?

胶卷冲出来了,晓祥甚至没洗照片。晓祥有个什么古董设备可以直接看底片,

屏幕上就是照片的样子。照片上的四个人,不是呆若木鸡就是动若荡妇,当一般

的色情照片好像还行,不过就算是我这种没吃过猪肉只看过猪跑的外行也看得出

这些东西完全没什么价值,难怪晓祥甚至都懒得洗成照片。

我揍了晓祥一顿,然后一个人生闷气。哎,被这个流氓给耍了。不过我又想

到晓祥人家没说要接这个合同来着,是我一头热地非要接,而且找来寝室的姐妹

好像也是只有我热心,晓祥当时的态度就差当面拒绝了。嗯,不怪晓祥,是我太

蠢。不过晓祥干嘛不阻止我啊,看小姨子们光屁股很爽是吧,流氓!

我气鼓鼓的,晓祥一脸笑。笑你个大头鬼,等你倒闭了我跟你去要饭好了,

你负责哭,我负责喊,嗯,赵哥负责算帐。

晓祥幽幽地说,你知道拍照那天,你赵哥把我叫走是什么事么?

哎?什么事啊?晓祥被电话叫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早就习惯了,不过看

晓祥一脸神秘好像是个挺重要的事哎!

有个外拍。

那个时候外拍的团体各式各样。晓祥上次跟着去的那种是针对老年人的,有

时模特都不需脱衣服,甚至还有没模特的时候,大家拍风景。还有一种其实就是

看光屁股女人的,打着摄影外拍的旗号搞皮肉交易。赵哥搞来的这个外拍,是一

个摄影网站搞的,半旅游半拍照的性质吧,当时这种团体也不少。

不一样的是,这个网站是个小网站,没什么实力也没什么经验,所以自己不

想做东。赵哥大刺刺地接了下来,然后才和晓祥商量。晓祥基本上算是个半吊子

导游吧,一大帮子人的吃喝、住宿、交通都还能招呼两下,好像还有些朋友能帮

忙,成本能压得很低。

小网站说得有个美女什么的,不然没啥卖点不好招揽影友。赵哥吹牛说我们

有得是美女,你就说要几个吧!吹牛要是上税估计赵哥要当裤子了。那天赵哥把

晓祥叫走就是商量「让小晗上」的事。小网站根本没提裸体的事,我觉得他们根

本没敢往这方面想,而且那时候,裸体模特挺隐晦的,至少是不公开的,都是小

团体在秘密进行。不是圈里人根本不知道还有这种玩法,那个小网站根本不是圈

里人。

这是一个无害的外拍。

然而其实也赚不到多少钱。

这几天我玩得很疯,我脑子里都是些色色的东西,我想当裸体模特。当着一

大群陌生人的面,露出自己私密的身体,该是怎样的一种场面?想想都好兴奋。

再说,有裸模的外拍要贵点吧?

我一直想当裸体模特来着,然而其实除了老钱那次,好像我就没怎么当过模

特,其实在我心里,当裸模是早晚的事,我早就准备好了。

晓祥说你真的敢啊?口气跟逗小孩一样。废话,老娘当然敢了,前天还光着

屁股去小超市买刮毛到来着,有什么不敢的。

于是就这么定了下来。小网站大喜过望,不过涨价好像是没戏了,还差5、

6个名额就满员了,涨价也没多大油水,不过保证说下次一定按高价来。

晓祥放下电话,看了我一眼。终于要当着一大群人的面脱光了吗?嗯,我又

有点害怕。好吧,我很没出息,但就是害怕怎么办?好在我还没反悔。我问晓祥

影友都是些什么人,晓祥说这种外拍通常是两类人组成,一类是真正的摄影爱好

者,另一类则是纯粹去看裸女的色鬼。这两类人基本上兼而有之。不过色鬼并不

会在活动中干一些出格的事,如果真是想发生性事,可以私下里和模特约好,在

活动以后可以到宾馆开房之类的,这时,模特就跟妓女无异了。

我听晓祥说着,又一点点地感到兴奋了。我基本上跟妓女没什么两样了,可

是为什么会兴奋?

计划是周六中午出发。话说就差3天的时间了,晓祥现在才告诉我,也太不

靠谱了吧。车程大约5个多小时,到一个外景地,到的时候应该已经是傍晚,大

家一起吃烧烤,第二天早起,5点多开始拍摄,到下午往回返。

还有3天,那么久,好期待。

周六。我到的时候,大家已经在车里等我了。赵哥租来了一辆中巴,坐满了

人,连过道上都有坐马扎的,大约有20多人吧。赵哥开车,把副驾驶的位置留

给了我。我上车的时候,晓祥跟大家介绍说这就是这次活动的模特,也是自己的

女朋友。人群中爆发了一些掌声和喝彩声。想到这满满一车素昧平生的人即将看

到我隐私的裸体,忽然又有一种身体和衣服不是一个整体的感觉,嗯,我现在是

光溜溜的身体,外面包裹着衣服,是不是很变态的想法?

路上我和赵哥热热闹闹地聊着,后面的影友还递水果给我。但是晓祥好像挺

有心事的样子。为什么呐?我觉得不是要暴露女友的缘故,他在这方面好像还是

个兴奋点;也不是我和赵哥太亲密的缘故,我和赵哥甚至当着他的面接过吻来着。

那么问题来了,晓祥为什么有点不开心?

到了外景地的时候是下午6点不到的样子,天色依然很明亮。下车的时候,

晓祥在车下接应影友们,这半吊子导游还挺像回事的。我下车的时候,晓祥笑着

刮了我的鼻子一下,哎?这算什么?

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小型的别墅区,说是别墅,但其实就是一个大院子,

里边有大约5栋两层小楼。小楼的面积足够大,但空调之类的奢侈品却是一概没

有的。我们包了其中的两栋,不知道其余3栋有没有人。房东大概和晓祥认识,

两个人在一起说着话。

我们要去的景区是一座山,距离这里还有大约半个多小时的车程,现在显然

是不能去的。但在大院附近也有一些风景不错的去处,步行即可到达。大家安顿

好以后,有人就提议先拍几张。

晓祥告诉我说,合约是明天拍摄,如果我不愿意,今天可以不拍,或者今天

拍摄可以不脱衣服。我说让他们拍一拍好了,坐了一下午的车,活动一下才舒服。

至于脱不脱衣服嘛,好吧,现在我又有点怕了。

先不脱吧,那明天还是害怕怎么办?嗯,那脱了吧,可是之前我从来没当着

这么多人的面脱过哎,一大票人哎,什么年龄的都有,刚刚认识才半天时间哎,

这跨度好大。

不管怎么样,现在出去拍一拍至少是无害的,还有一晚上的时间可以慢慢纠

结,先出去吧。晓祥和几个影友在驻地休息,其余的影友跟着赵哥走出了大院。

赵哥揽着我的肩,很自然的样子,我却觉得刚才晓祥介绍说我是他的女友,

现在却被别的男人搂着走,有点怪怪的。

拍摄其实是边走边拍的,影友们让我按他们的要求摆出一些姿势,每一个姿

势都会遭到一大堆相机的狂轰滥炸,我像个大明星。我惊讶地发现竟然还有2个

女影友,背着沉重的摄影包,很有体力的样子。我平时很少打扮的,今天尤其随

意。出门时我还想反正都是要脱掉的,随便穿点衣服算了。于是只简单地穿了件

小衫、牛仔短裤和凉拖鞋,大家说这样很有学生范,感觉很好。

大家七嘴八舌地指挥着我的姿势,诸如「手抬高一点」,「往远处看」之类

的,我有点应接不暇,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句「把扣子解开吧」。

我正在被指挥着呢。所以听到这一句的时候,不经大脑地解开了上衣的扣子,

当时我想的是「你要我解开的是衣服上的扣子还是裤子上的扣子啊」,牛仔短裤

上有一个扣子,不过被衣服盖住了,我很聪明地领会到要解开的应该是衣服扣子。

嗯,好蠢,只想着听他们指挥了。

露出胸罩的时候,那种衣服和身体不是整体的感觉又涌上来了。我把衣服脱

了下来,扔给了赵哥,这次不是被「指挥」着脱的,我来感觉了。

这时有人说,胸罩和牛仔短裤不是很协调,还是脱了吧。嗯,蕾丝边的胸罩

确实不怎么搭配牛仔短裤,但是脱哪个呢?牛仔裤还是胸罩?今天穿的内裤和胸

罩倒是一套的,但蕾丝边的内衣和这山野风景也不是很协调吧。

我脱了胸罩。好吧,哪个更协调并不在我的考虑中,现在我想脱光,就算不

脱光也应该露点什么,脱了短裤只穿内衣其实还是什么也没露的状态,不过瘾。

现在我的双乳直面大家了,两个白白的大肉球,点缀着有点粉的乳头,好看

吧。

嗯,有印子,我揉一揉吧。

在众目睽睽之中,我穿着个牛仔小短裤在揉奶子,像个色情狂。有个影友端

起相机就拍,还是连拍。逆光哎!笨蛋!胶卷不用钱的吗?

我想脱光。但是没人让我脱裤子,主动脱下来好像显得很贱吧。幸亏刚才脱

的是胸罩,不然现在穿着胸罩和内裤什么也不露还不得憋死?大家又拍了一些,

还换了几个地方。走路的时候胸前的两坨晃得好厉害。

终于有人说:把裤子脱了吧,是那个年龄稍大的女影友。我很想脱来着,但

觉得应该矜持一下吧,所以我假装没听见。好在一旦有人喊出了脱裤子的提议,

就立刻有很多人附和。我觉得这会要是不脱可能今天就没什么机会了,于是装作

矜持地慢吞吞地脱了短裤,然后不用大家说,又很主动地脱了内裤。我肯定是装

得太假,把衣服给赵哥时,这死坏蛋一脸的坏笑。

我终于全身赤裸地面对着这些数小时前还是完全陌生的一群人。现在我身上

只有拖鞋而已。嗯,今晚不用纠结明天敢不敢脱的问题了。

大家惊呼了一下,肯定有人没想到我会主动脱掉内裤。大家纷纷举起了相机,

我按照他们的指挥,摆出了好多姿势。甚至有些人要求把腿张大一些我都依言而

做,当着一大群陌生人的面,我就差掰开小穴让他们看了。前面说过,这次是边

走边拍,拍一阵子,我就光着身子和大家伙往前走,然后有人说这块挺好,我再

按他们的要求摆姿势。不知不觉中,天色终于暗下来了,赵哥说回去吃饭吧,大

家开始往回走。赵哥把衣服递给我,我却并不接过来。赵哥笑了,又揽着我的肩,

就这么走在队伍前面。大家走得很分散,所有人都能看到我一扭一扭的大屁股。

上一次在户外全裸是6裸女过马路去买刮毛刀那一次,不仅距离很短,时间

也很短。在楼内的小花园虽然也全裸过,但严格说来,也不能算作是户外,而且

之前的几次户外全裸都几乎没什么人看到,这次却是身后跟了十多个人。来的时

候拍拍停停走了大约1个多小时,回去估计也得走一会。这是我首次在户外裸体

这么长时间,走了这么长的路。我走得兴致勃勃,后来干脆甩开赵哥,自己走在

队伍的最前面,要不是山路上有很多石头,我甚至想把拖鞋也扔掉。有几个人大

概是不满足于在后面拍我的屁股,就小跑着跑到前面,拍我的正面,那些照片后

来我看过,一个光着身子的裸女后面跟了一大群人,光洁的皮肤和大家的户外服

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很有趣的图片。

刀剑斗神传手游畅游版

魔界onweb无限金币版

佣兵之王中文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