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关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开关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孔融让梨事件被热议教育与德育孰轻孰重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7:01:42 阅读: 来源:开关套厂家

“孔融让梨”事件被热议 教育与德育孰轻孰重

不妨变“孔融让梨”为“与人分享梨”

最近,上海一名小学生在回答语文考试题中的“如果你是孔融,你会怎么做?”题目时称“我不会让梨”,被老师打了大大的叉。这名小学生很委屈,认为4岁的孔融其实并不会这样做,坚信自己没有答错。孩子父亲将试题拍成照片发到微博上,网友热议纷纷,普遍认为小孩子说出心里话就不能算错。

这样的试题如果放在三十年前,不可能引发这般热烈的争议。因为在三十年前的社会环境与教育环境下,小学生去质疑老师阅卷的权威性,是不可想象的;而小孩子接受“无条件尊老爱幼”的道德教条,在那时也是天经地义的。

但是,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当下的00后小孩接收信息丰富,视野和胸襟开阔,有自己的思想和判断,已不再视老师的言行为圭臬。日益多元和包容的社会舆论,也鼓励孩子充满个性,敢言敢说。两种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孔融让梨我不让”才成为焦点事件,阅卷老师为千夫所指,成为僵化应试教育的典型体征。

客观而论,这样指责老师过于苛刻,毕竟这是一场考试,既然是考试,就得对试卷的对错作出评判。有网友说,“如果你是孔融,你会怎么做?”这是道德考题,怎么能够出现在语文试题里呢?我想说的是,如果按照这个“质疑一切”的逻辑,语文根本就没法考试了,因为所有题目都可能跟道德扯上关联。

“文以载道”是我们的传统之一,它能源远流长几千年,自有其合理性。具体到流传了一千多年的“孔融让梨”故事,其中蕴含的“仁者爱人”的儒家道德理念,也不能说就是迂腐的。不少网友说,不能拿圣人的标准要求如今的孩子,这话没错,可就算无法成为圣人,了解圣人如何为人处世也未必就是坏事。即使在教育理念最为宽松的美国,其小学课本里也不乏类似的道德灌输。

从这个角度说,阅卷老师对“孔融让梨我不让”打上叉,是在执行其教育任务。如果要说欠缺,该老师缺的是一份教育的智慧,他只知道忠实执行教学大纲,而忘了教学除了判断学生答题的对与错,更在于教化,引导孩子心智的全面成熟。

所以,如果是一个有经验有爱心的老师,他会采取更有技巧的办法,在表扬这名小学生说出心里话的同时,也委婉告知:如果和其他小朋友分享梨,把一个快乐变成两个快乐,岂不是更好?从传统儒家理念的“孔融让梨”到颇具现代气息的“分享梨”,这是灵魂工程师的价值所在。

当“孔融让梨”成标准,答案也就只有一种

在小学一年级语文考试中,上海一名小学生在回答“如果你是孔融,你会怎么做?”题目时称“我不会让梨”,被老师打了大大的叉。该名学生表示,4岁的孔融不会这样做,才这样写答案,并坚信没有答错。

从人性的角度来看,人都是自私的,人也都渴望拥有更好的。当一个小孩去伸手拿最大的梨时,只能说他没有做违背自己内心的行为,而是真实地表达出了自己的内心想法。如果你以此来评判一个小孩的对与错,其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其实,谦让是美德,诚实亦是美德。既然同样都是美德,何来对与错,又何来优与劣?你若批评了诚实,虚伪就占了上风;你若批评了谦让,自大就占了上风。由此可见,两者并没有什么对与错,两者也不应该放在一起进行是与非的比较。

由此可见,唯一有错的,并不是我们的孩子,也并不是我们的老师,只是错在我们的教育上。在我们的教育理念中,标准答案都是正确的,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我们必须跟着标准答案走,否则你无论怎么做都是错误的。

所以,在标准答案面前,才会分出对与错。老师给不让梨的答案判了错,老师没有错,错的自然是孩子给出了不标准答案。既然你与标准答案相违背,你的答案也就是错的。哪怕诸如“孔融让梨”这类本没有什么标准答案的文章,我们也会“制造”出相关问题,并给出所谓正确的答案。

这也是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所存在的真正区别所在。素质教育发展人的个性,健康人的个性,培养出来的孩子也就具有创造力。相反,应试教育则是泯灭人的个性,将大家统一到一个思想高度里面,久而久之我们就都被培养成某种模式所灌输出来的“标准答案”。

强迫孩子学孔融,教育该被判错

在小学一年级语文考试中,上海一名小学生在回答“如果你是孔融,你会怎么做?”题目时称“我不会让梨”,被老师打了大大的叉。该名学生表示,4岁的孔融不会这样做,才这样写答案,并坚信没有答错。网友认为,“言之有理”就算对,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更不能算错。

笔者首先想问那名孩子的老师,在你面对评先树优,面对各种物质奖励时,你会不会让“梨”呢?即使你能做到,你会教育那些同事都这样做吗?如果这些你都做不到,你又怎么能苛求一个只有几岁的孩子让梨呢?一个梨对几岁的孩子诱惑是成人难以想象的,每个孩子都能做到让梨也就表现不出孔融谦恭的伟大了,即使孩子不让梨显然也是情有可原,所以如果非要判定这个孩子有错的话,那就是错在没有分清是在答题还是的确面对着一盘梨,倘若真要教育孩子分清两者不同,就有明显在鼓励孩子说谎的嫌疑。

其实,我们也不该过分谴责老师,因为他们可能也是教育体制下失去思辨能力的牺牲品,应该反思的是整个教育体系。有人以德育教育和语文不能脱钩为由证明不让梨的错误,这显然夸大了语文的德育作用,似乎语文的目的就是给孩子描绘一个不沾世俗气息的童话,这个童话要摒弃成人世界的虚假和功利,要完美地遵守先贤哲人的高尚道德。这种目的并不高尚,因为与现实的脱节必然为孩子今后的伤害埋下伏笔。

社会转型期的学校德育教育陷入困境是事实,但是倘若谎言堆积充斥着德育课堂显然也不是教育之幸,杭州几位语文教师就经过调查发现《爱迪生救妈妈》、《华盛顿和樱桃树》等人们熟知的故事,要么查无凭证要么根本经不起常识常理的推敲,一度引发热议。笔者认为,在被谎言充斥的社会里,恪守内心诚实的底线才是最重要的。

将不让梨的答案判错折射了教育浮躁和急功近利的心理,教育本身应该被判错。

“不能不让梨”是“泛道德化”的恶果

在小学一年级语文考试中,上海一名小学生在回答“如果你是孔融,你会怎么做?”题目时称“我不会让梨”,被老师打了大大的叉。该名学生表示,4岁的孔融不会这样做,才这样写答案,并坚信没有答错。网友认为,“言之有理”就算对,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更不能算错。

孔融让梨的故事见于后汉书孔融传中李贤等人的注解,转引自一本叫作《融家传》的书。这条注解是为了说明“融幼有异才”的。注解说孔融有兄弟兄弟七人,他是老六,四岁时,每次与诸兄一起吃梨,他都拿小的一个。大人问其故,他说:“我是小孩子,就应该拿小梨吃。”于是“宗族奇之”。

但到了带有小说性质的《世说新语》里,不仅孔融让梨的年龄由四岁变成了七岁,等待分梨的人加进了众从“宾客”,而且孔融也由老六变成了老二,由拿梨者变成了主持分梨者,并且还为自己拿小梨讲出了一番大道理。孔融是这么解释的,他说:“树有高低,人有老幼,尊老敬长,为人之道也。”这就给原本简单的“拿小梨”事件赋予了更多道德的意味,在讲究尊卑有序的古代社会,孔融也就成了道德楷模。

正因为其中的“尊老敬长”之意,使得孔融让梨的故事千百年来一直为人津津乐道,不仅被写进了古代儿童启蒙读物《三字经》,也写进了现代的小学语言课本。不过,仔细推敲起来,故事里的很多东西又是站不住脚的。比如,既然“尊老”、“爱幼”、“敬长”都是美德,那么,其他的年长者为什么不“爱”一下他这个“幼”者呢?如果谦让是一种美德,为什么别人不懂得谦让一下呢?

实际上,更重要的一个问题是:如果让梨是一种美德,那么,不让梨是不是失德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站在道德高度的就只有孔融一个人,其他人便被置于了无德、失德的境地;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让与不让就只能是属于个人的自由选择,而与道德的关系不大,更无所谓对错。否则,就容易陷入自相矛盾的逻辑泥沼。

德育是学校教育的一大重点,但我们必须反对“泛道德化”的倾向,即给一切事物都赋予道德性,某个事物你接受或不接受、做或不做都与道德与非道德联系起来。其结果就是,学生们真实的想法不敢或不能被表达出来,反而为了迎合某种主流观点或道德判断标准而说一些违心的话,如此一来必然是谎话连篇——要知道,诚实与否可是一切个人道德中最基础的品质。

“如果你是孔融,你会怎么做”,这样的问题本身就是开放式的,不可能有标准答案。回答“不让”的学生,在生活中未必真的不让,而如果标准答案要求必须填“让”,那么,回答“让”的学生,在生活中却未必真的会让。

人们常常把“真善美”三个字放在一起,事实就是,只有有了“真”和“善”,生活才会“美”起来。所以,与其让学生违心地按标准答案回答,不如鼓励他们说出自己的真心话——了解学生们的真实想法,恰恰是进行针对性教育的基础。(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贵阳保温服

西宁耳麦电话

贵州926不锈钢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