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关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开关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包头1124抛尸案告破小偷威胁告密被昔日同伙打死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4:07:46 阅读: 来源:开关套厂家

包头1124抛尸案告破:小偷威胁告密被昔日同伙打死

核心提示:7月19日,包头市公安局披露,去年11月24日发生在包头市石拐区的一起无名女尸被抛闹市街头的重大刑事案已成功告破。死者为盗窃团伙一员,因对团伙骨干称要向公安局告密被打死。目前,警方已对涉案的四名嫌疑人发出通缉。

受害女孩的父母从河北老家赶到包头处理后事,后因无钱而在街头乞讨。

4名通缉犯图片由包头市公安局石拐分局提供

7月19日,包头市公安局披露,去年11月24日发生在包头市石拐区的一起无名女尸被抛闹市街头的重大刑事案已成功告破。

在这起案件的侦破过程中,受害女孩的父母从河北老家赶到包头处理后事,后因无钱而在街头乞讨。本网以《河北农民夫妻沿街乞讨筹丧葬费》为题进行过系列报道,并引起读者关注,在社会各界爱心的帮助下,这对夫妻终于为死去的女儿筹集到了足够的丧葬费。

然而,案件的侦破并没有因死者的安葬而结束,此案被包头警方高度重视,经过半年多的侦破,一个聋哑人犯罪团伙终于浮出水面。

街边现无名女尸

一具遍体鳞伤的无名女尸,一起没有线索的案件,在几百个小时的监控中,一闪而过的汽车蓝光开启了警方的侦破之路。

2011年11月24日清晨6点,早出的路人在包头市石拐区的街边发现一具躺在地上的女尸,警方在接到报案后很快赶到了事发现场。

据当时出警的警官介绍,死者当时躺的位置在石拐区比较繁华的地段,这名年轻女子在被发现前已经死亡,身上也没有任何有效的身份证明。

法医对死者进行的现场勘察中,并没有发现死者身上有任何明显的致命伤,而尸体面部及躯干上,则有大面积陈旧性损伤,经法医判断应该是遭长期殴打虐待所致。随后,法医对尸体进行了详细检查,发现她的死亡原因正是由于长期遭受殴打虐待导致器官衰竭所致。

这个年轻女子,正是本网之后报道过的《河北农民夫妻沿街乞讨筹丧葬费》中老两口的聋哑女儿。是谁对她实施了这种虐待,她又怎么会死在大街上……

街头非杀人现场

在现场,死者并没有给办案的民警留下任何有效的身份证明和有利线索,可以说这是一个无从下手的案件。

警方注意到,在现场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医院,而且死者躺倒的方向正是医院的方向,她身前不足20米的地方就是药店,那她是不是受伤后在求医或是买药的过程中死在了这里呢?

法医在对现场勘察时发现,死者衣着比较完整,唯有脚上没有穿袜子,所以法医分析有可能是在慌张的情况下,逃跑出来才没有穿袜子。

由于死者面部有瘀伤所以法医无法马上判断死者当时的年龄,从穿着打扮上来看应该属于年轻一点的女性,通过进一步检验可以确定死者的年龄是在14-25岁之间。

在这个年龄范围内,警方第一时间对现场周围进行了走访,希望可以尽快查明死者身份,好突击案件的下一步侦破。可经过了几个组的走访,周围方圆几公里的范围内,都没有找到这个女孩出现过的痕迹。

而在进一步勘察中,法医发现死者不仅没有穿袜子,在外衣里面也只是穿了在家里才穿的衣服。法医对尸体解剖后,得出的结论,其死亡时间超过了**,所以从种种迹象表明,街头只是抛尸现场,并非杀人现场。

因为在现场警方没有发现死者自主行动的痕迹,半脱落的鞋子也显示出是别人给死者后穿上去的,如果这里是抛尸现场,那第一现场又在哪呢,死者为什么被抛到了闹市街边,而不是荒郊野外?

碎纸片锁定抛尸时间

为了不放过现场留下的任何一个线索,办案的侦查员对现场进行了反复的勘察。

就在死者身旁,侦查员发现了一些被撕碎的纸片,纸片上有一些数字,这为侦查员带来了一丝希望。这些撕碎后被随意扔在死者周围的纸片,被侦查员小心翼翼地收集起来,带回了实验室。

接下来的工作,用侦查员的话来说就是一个拼图游戏,而这却是一个难度超强,又没有标准答案的工作。

在一个多小时的努力下,得到的信息也让侦查员们非常兴奋,警方得到了3个电话号码,这些电话号码是否能成为案件的突破口?

在对3个电话的主人进行逐一排查后,得到的结果却让人失望。3个号码的主人均为本地人,当地很多人都认识,逐一排查后确定均没有作案嫌疑。

这次排查也并非一无所获,据这3人反映,这些纸片是在11月23日晚上11时左右被扔在现场的,当时现场还没有发现死者。从而确定了抛尸时间为23日11时到24日6时之间。

模拟凶手抛尸路线

石拐地处山区,要进石拐就必须需要交通工具,锁定案发时间出现的车辆就可以锁定嫌疑目标。在调出的监控中,侦查员找出了上百辆可疑目标,为了不放过任何线索缩小侦查范围,侦查员又调取了一个事发现场的监控录像。

在监控中侦查员有了意外发现,24日凌晨5时15分左右,一辆车出现在了案发现场,由于设备的效果不太好,从监控中只能看出是一辆小型轿车,停到了案发现场。这辆车在停下后关了车灯,两分钟以后车灯再次亮起,并且迅速离开了现场。

由于石拐区12点以后出入的车辆比较少,多为大型车,像这种小型车辆很少见,而且它所停靠的位置正好是发现尸体的位置。突然关闭又突然开启的车灯更加激起了侦查员的怀疑,两分钟的时间也足够完成抛尸的整个过程。

随后,办案刑警又从上百辆可疑目标中排查出了符合车型的小轿车,共计57辆。

有了侦查方向,侦查员们十分兴奋,他们调取了更多监控,希望可以找到更多线索。在一家银行门口的监控中,可以看到轿车尾灯呈长方形扁平状。

由于监控能够提供的信息有限,警方决定用模拟实验的方法找到凶手最有可能进入和离开石拐区的路线,从而找到这57辆车中最可疑的车辆信息。

大海捞针找到抛尸车

当警方把轨迹描述出来以后,感觉涉案车辆的驾驶人,对石拐的路况并不熟悉,因为他在石拐走了好多路口,感觉一直在寻找什么。

在嫌疑车辆最有可能出现的几条路线上,警方调取了收费站的监控信息,寻找最有嫌疑的车辆。

当一辆黑色的广本雅阁出现在监控录像中时,一个被放下来的遮阳板引起了办案刑警的注意,这辆车出现在收费口的时间是凌晨4点40分,从收费站到案发现场的车程差不多要半小时,而嫌疑车辆出现在案发现场的时间正好是凌晨5点15分。

在收费站的监控中,警方获取了黑色雅阁的车牌号码进行调查后,再一次失望了。车管所显示的信息中,该车牌为一辆白色夏利车所有。经过查证,这辆白色夏利车车主在23日晚上将车停在了自家门口,结果车牌被盗,当晚车主就到派出所报了案。在对夏利车主的社会关系进行排查后,警方彻底否定了白色夏利车主参与案件的可能。

而这辆黑色雅阁小轿车除了在案发时间出现过,就再无音讯。警方通过进一步排查,24日上午9点18分,在一个收费站的监控中找到了这辆车驶出包头的记录,从监控中虽然可以看到车内有两名男子,但脸部特征并不清晰,只能确定两男子的年龄都在30岁左右,此后就再也没有这辆黑色轿车的信息。

在反复查看监控记录中,办案刑警发现这辆黑色雅阁车头前部有一个明显特征,就是前保险杠有一块车漆脱落的地方,在车牌左部。办案刑警针对这一线索,从海量的视频资料中逐一排查,来寻找这辆车。

为了尽快找出嫌疑车辆,每个侦查员至少要翻查两个500G的硬盘信息,还要记录所有相似车辆的出入信息。

经过一个半月一遍又一遍地查看资料、走访和排查后,终于在2012年的2月8日下午,大队侦查员在资料中找到了一辆同是前保险杠车漆脱落的黑色广本车。

通过这辆车的车牌号,警方发现2011年11月23日该车在包头市区出现过。在监控中顺着该车行驶的方向警方有了重大发现,一张记录了车辆驾驶人和副驾驶座男子的照片浮出水面,并且画面十分清晰。

有了这张清晰的照片,侦查员迅速对车辆出现的周边进行了走访和调查,最后终于在一家招待所内辨认出了照片中的人。

开车的人徐某(化名)是一个小老板,与本案并无关系,事发当天在他朋友的陪同下卖这辆车。当晚在中间人的介绍下把车卖给了张某,因为这本来就是一辆**,所以是在没有牌子的情况下进行交易。而购车的张某和薛玉明(聋哑人)后来偷了白色夏利车的车牌。

据张某介绍,23日晚,他只是给一个聋哑朋友也就是薛玉明联系的,把车卖给薛玉明的朋友,也是个聋哑人,但这个人他们并不认识。

接下来的调查让办案的侦查员大吃一惊,女孩的死亡只是案件中的冰山一角。

只因一句话被打死

被警方控制后,张某与薛玉明否认有抛尸的事,并声称车在当天已经转卖给了别人,而这个人他们并不认识。在对比监控后,警方也认为车上的两个人不是他俩。但警方调取了案发当日他们两人发的信息内容,确定他们买车的目的就是为了抛尸。

薛玉明后来交代,开车抛尸的两个人(为张国文、杜国芳,正被通缉)是他找来帮忙的,都是聋哑人,后证实车内还有一人为聋哑人江某。据他供述,被杀害抛尸的女孩高某也是聋哑人,年仅19岁,她是被聋哑人盗窃团伙控制的其中一个。她主要负责出去偷窃,就在案发前不久,死者高某还因为偷窃被包头警方抓获,最后因为证据不足而释放。

案发当日,死者高某被组织里的小骨干因为生活琐事“教训”后,非常生气便表示“如果你要是再打我的话,我就把你们整个地址都告诉公安局”,就是这一句为了不再挨打而说的狠话却惹怒了团伙头目。在头目的授意下,成员对死者高某实施了所谓的家法,最后被殴打致死。

团伙犯罪涉四省市

据薛玉明交代,他们所谓的组织领导,领导着全国至少4个省市的聋哑人,交替在各个城市实施盗窃。

而这些团伙的领导者也是聋哑人,他们先取得社会上聋哑孩子们的信任,然后逼迫犯罪。

拉萨托运越野车

沈阳托运私家车

重庆到兰州大件货运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