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关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开关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九江社会镜头里的微世界

发布时间:2020-03-03 16:58:15 阅读: 来源:开关套厂家

图文无关

记者 吴凤思

微博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被他们疯狂转载。

不要误会,我们说的不是赵薇的《致青春》,而是九江学院文传学院B0961班毕业前交上的一份作业,一部微电影。九江学院的孩子们正在热捧他们的《致青春》。

这个时代流行微电影。近年来,随着《老男孩》、《一触即发》《一部佳作的诞生》等热播网络剧的流行,一时间,微电影呈现井喷趋势,也带动了大学生群体对微电影的关注,九江大学校园里正掀起一阵微电影的热潮。

尽管拍《致青春》的这群孩子们都已经毕业了,但是他们的故事还在校园里传荡着,吸引着学弟学妹们对微世界的关注。

此处《无题》甚有题

我们这一部短片的主要人物只有两个人,姑且叫他们A和B。A是一个比较颓废的宅男,与人沟通很少,属于社会边缘层的人。

这部影片就是《无题》,2012年九江学院第一届短片电影节上的一等奖作品,正在讲故事的是这部片子的导演魏博阳,九江学院2010级学生,河北保定人。

不好意思,我还是没有找到他的剧本,你等我回忆下哈。20分钟后,魏博阳传来了一个word文档,以无题剧命的名。这是他凭记忆回想起的故事概要。他说,《无题》就是在讲这么一件故事。

一天,A从一次酗酒后醒来,在迷迷糊糊的情况下,打电话向饭店订了一份外卖,然后随手打开了电视。而这个时候,电视突然坏掉了,没了信号。A来回摆弄着电视机,电视机才渐渐有了画面。这个时候,奇异发生了,A在电视中看到了自己。

电视中的A正在修理电视机,手里夹着一根燃着了的香烟。

他环看四周,吓的酒都醒了一大半。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A打开门,送外卖的B拎着盒饭站在门口,A接过外卖,转身转身取钱,却突然被B拿起榔头打倒在地。

A一下子从沙发上惊醒。看到电视上播放着雪花。

正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又响起,同样的剧目又发生了一遍,只是这次的结局是A在慌乱间,用刀狠狠的刺向B。

画面转到了一家小饭馆,B一下子从饭店的桌子上惊醒。然后的然后,饭馆老板出现了,递给B一份外卖和一把锤头,B稀里糊涂的出门了,故事再一次场景重复。B敲响了A的家门,被惊醒了的A从沙发上爬起,从桌上拿起一把刀,向门口走去。门开了,故事也结束了。

我知道我差的东西还有很多,也没想到无题会获奖,可能是我们故事中的人物比较少,在把控上会比较容易些,也可能是我们的拍摄角度比较好,我们6个人,3部机子,又在朱传明老师的帮助下,向学校借了部机子,四部机子在技术上基本实现了多角度拍摄。魏博阳说,他喜欢各种故事,更喜欢讲故事,

他是因故事爱上微电影的。

但这并不像传统意义上的故事结构,也算不上一个希区柯克式的悬疑片,倒像是一种后现代的表达,有些先锋戏剧的意味。对于这个故事,魏博阳说,每个人都可以有不同的理解。在真实和虚妄中悬疑给人带来恐惧,以及无限的遐想。所以他和伙伴们将它取名为《无题》。

《又见彩虹》是我们做的

和魏博阳的《无题》不同,董超的《又见彩虹》就更具现实意义了。

作为蓝枫剪辑工作室的主创人,董超一直很忙。他的大学都在忙着拍微电影,实践经验颇丰,和外面世界也接触得更多。微电影不仅是他看世界的镜头,也是他对外交流的方式。记者与董超通话时,他正在河北拍《下一站,幸福》。是的,这也是一部微电影,是帮河北电视台做的一部微电影,我北京一朋友帮忙揽的活。说话时带点小喘,他说,他刚刚在摄影棚干完手中的活。

讲到《又见彩虹》,董超有点小得意。《又见彩虹》是我们为九江市团委拍的微电影,他一个劲地强调,这是一部有关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小短片,或者说是一项防范青少年犯罪的宣传片。

这部微电影讲述了初中生小凯的成长故事。小凯的父母忙于生意很少有时间照料他,所以上初二小凯总是旷课,接触一些社会不良少年,打架斗殴并且向低年级学生索要零钱。学校和家长双方多番教育,但是小凯仍旧倔强不改。母亲得知团市委联合九江学院发起了为了明天,彩虹行动,便给小凯报名参加此次活动,把孩子送到农村去体验生活。而小孩也在这次不同的农村之旅的体验中体会到幸福生活的珍贵。

在正能量的影响下,《又见彩虹》一举获得了江西省大学生微电影三等奖。这大概是九江大学生微电影最好的成绩。

最重要的还不在于此,也正是《又见彩虹》,董超窥见到微电影的市场。等到《下一站,幸福》拍完,他打算在剪辑工作室的基础上,再成立一个摄影工作室,他说,摄影工作室的名字还没想好,但确定的是,未来,他想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比起电影,我更爱纪录片

《声》是一部纪录片。拍摄点选在九江一所残疾儿童康复中心,全片29分钟完全客观地记录了一群残疾儿童的真实生活。

他们的老师朱传明对纪录片的评价很高,说它们是有影响力的独立生命体。但陈怡也清楚一个道理,纪录片不像剧情片,真实的生活相对枯燥,所以,她说,这部片子都不是每个人能理解和接受的。这是我们第一次拍片子,老师确实是对片子评价不错,但它也遭到了些打击。有人说拍摄技巧不够成熟,也有些人觉得片子拍地太松散了。陈怡边说边给自己做解释,其实这些我都能理解,他们是很客观的,所以我也客观的接受了。纪录没有什么不好的,至少它是真实的。

各种声音都有。尽管如此,陈怡还是选择了《声》。她说,比起《致青春》类微电影,她就是喜欢纪录片。现在的她更成熟了,也更加喜欢纪录片了。

《声》又名《LIFE》,已经在她的心里生了根。时隔那年拍摄很多年,她已经对拍摄的技术有点生疏了,现在的她忙毕业,忙着咖啡馆的开业,要毕业了,所以要忙的事情很多。我和朋友在九江学院附近开了间咖啡馆,现在还在装修期,总要人盯着。即便很忙,她还是承诺要给记者找来一张《LIFE》的宣传海报,和她为片子配的宣传短文。

她在文中这样写到:片中记录了孩子们生活的碎片。孩子们究竟在什么状态下生活?他们背后究竟又有哪些不为人知酸楚?当我们注视孩子笑脸的同时,更希望我们能切身地感受孩子们的所需。本片英文名为LIFE,它有三个意思生存、生活、生命,这三个词蕴含的意义也是本片要表达的。生存:本片客观理性的呈现了孩子们的生存状态;生活:即便孩子们有身体缺陷,但他们仍积极的面对生活;生命:无论孩子们的未来怎样,他们将继续活下去,因为这是生命的意义。

陈怡说,我们一直在修改,开始是五十分钟的片子,后来是三十五分钟,最后是二十九分钟。我们保留了我们认为对的镜头。《声》才得以呈现故事最初的样子。

采访札记:

原先,我以为这是一个关于致青春的选题。在开学这个节点上,关注大学生成长,大学生微电影,确实是最好的呈现方式。

暗自窃喜:这是一件既讨巧又轻松的采访。

但是,在与这帮孩子进行完一次心对心地长久沟通后,他们的青春开始以不同的颜色、不同的影像、不同的镜头语言向我的世界涌来,我才惊醒,我错了。

转述正在绽放的斑斓青春,并不是一件讨巧的事情。

把我们的镜头对准他们的镜头。我发现,他们的野心并不止于微电影,更不在于描摹青春的样子。没错,微电影是这群孩子致青春的方式,但是,最终他们希望透过微电影,向我们证明:他们的青春影像,才不是为了记录青春这干瘪的事情,他们想要的是读懂这个世界。

他们的镜头里并不全是那五彩缤纷的校园生活,还有他们对这个世界的探寻与拷问。所以,我在采访的过程中,特别容易脱离选题的最初用意,而走向对他们镜头指向的关注,又变成了一项社会层面的人文关怀。

在他们的引导下,我对微电影有了一个更全面的认识:微电影最大的魅力在于它的主题,在于它们对人类精神与心灵的触动。九江学院大二学生石春宇拍摄的《念》讲述了一个留守儿童偷跑出家门去外地寻找父母的故事,陈怡的《LIFE》,都在努力拯救那些被主流叙事所遗忘的小人物、小命运。

他们的老师朱传明说,镜头、影像是这群孩子表达观点的一种方式,他们用它们来抒情、记录、表达,而非简单地记录。就像上世纪80年代,青年用抒情的诗歌思考人生一样,今天的大学生是借用影像的方式,在微电影的世界里,独立思考,又在思考的过程中,收获成长、自信和微笑。

重庆东大肛肠医院怎么样太好了患者心中好医院

银屑病与其他皮肤病有什么区别

MVVM简单使用

头疼怕冷风湿痹痛都用它这味祛风治湿原来那么好用

相关阅读